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抗通胀政策应相互统一和协调
[ 2011-4-13 14:30:00 | By: 刘满平 ]
 

物价问题,关乎国计民生,涉及社会的和谐与稳定。政府相关职能部门重视物价稳定,防止通胀,乃分内之举。近几年来,由于国内货币超发,经年积累,流动性过剩给物价形势造成很大压力。加上一些输入性通胀因素,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国内物价几度汹汹上涨,整个社会应接不暇。特别是今年政府将“稳定物价总水平”当作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后,各相关职能部门摩拳擦掌,如农业部加大农业生产和供应;建设部加大保障性住房建设力度,从市场和行政两个方面提升房地产调控力度;货币供应不断出台紧缩性政策,数量型与价格型的政策工具轮番上阵;而处于抗通胀最前沿的发改委最为忙碌,不时出台包括“不准电煤变相涨价”、“约谈日化企业”等行政措施在内的各种措施稳定物价,由此可见政府对通胀问题的重视程度非同一般,动静不可谓不大。

不过,仔细梳理下近期各部门出台的抗通胀措施,笔者认为,虽然中央政府认识到必须努力消除输入性、结构性通胀以及货币流动性过剩等因素的不利影响,消化要素成本上涨压力,并正确引导市场预期,抑制价格上涨势头,但由于受所处内外环境不同、部门职责分工不同、沟通协调机制不全以及思考角度不同,不同部门甚至同一部门所出台的部分措施,在实施过程中有点各自为政、不够统一和协调,像金庸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所提到的一门武学绝技“左右互搏”那样一心二用,同一个人左右手同时使用不同的招数,结果对冲掉不同政策措施效果,最终导致整个抗通胀政策效果无法达到“帕累托最优”的状态:

首先是不同部门之间出台政策时不够统一和协调,“左右互搏、相互对冲”。明显的例子是,从去年开始,央行通过9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4次加息进一步收紧银根。尤其后者,是在不到半年时间内完成的,这对于控制物价、防止通胀无疑是很给力的。与此同时,央行的信贷控制也是颇为见效。数据显示,2月份我国新增信贷规模5356亿元,比1月份的1.04万亿元大幅减少了48.5%。多家机构预测,3月份新增信贷规模将在5000亿元左右,增速继续放缓。这些措施对从源头上控制物价可以说是至关重要,因为,通货膨胀本质上是货币现象,欲想防止通胀,首先是控制货币发行。不曾想,央行这边刚一加息,发改委那边就宣布自7日零时起,提高汽油、柴油零售最高限价。理由是受中东、北非特别是利比亚局势动荡影响,国际市场油价继续大幅攀升。笔者赞同成品油价格上调,作为一个石油对外依存度超过55%的石油消费大国来说,国际油价大幅上涨后国内油价肯定有上调的必要和压力。不过,对调价选择的时机,笔者却认为值得进一步商榷。因为眼下正是抗通胀、管理好居民通胀预期的关键时刻。毕竟石油是基础性产品,是其他行业的血液,油价的上涨必然会通过价格的传导机制扩散到所有的商品,尤其是农产品。现代农业是高耗能产业,从生产、加工到运输,要消耗很多石油产品。所以,国内油价上调最终必然增大产品生产、运输成本和居民生活成本,消除通胀形成中的成本因素变得更加困难,变相对冲掉加息所带来的抗通胀效果。

其次是对不同行业、不同商品价格上涨采取的政策措施不统一,“左右互搏、相互对冲”。明显例子就是只准油价上调,但不准电煤和白酒、日化等其他生活必需品价格上涨。 42日,发改委下发紧急通知称将对2011年重点电煤合同履约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对不严格履行合同和合同兑现率低的企业予以通报批评;并要求相关企业要不得以任何形式变相涨价。之前的3月中下旬,传闻称联合利华、宝洁、纳爱斯、立白等日化企业将全面上调洗涤类日化用品价格,对此,价格主管部门及时干预,采取“约谈主要日化企业”等方式,暂时平息日化涨价潮。与此同时,价格主管部门还对近期白酒价格轮番上涨提出了批评,要求上半年价格必须稳定。政府部门对稳定物价的决心可以是巨大,但众所周知,日化企业涨价的根本原因在于原材料价格和人工工资水平上涨、企业生产成本提高。此时,一边允许油价上涨,致使生产成本进一步提高,日化企业价格上涨的内生性因素增强,而另一边强行压住日化企业上涨的苗头。前者难免会部分对冲掉约谈企业的效果,并让外界产生“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之臆测。

最后一点就是在采取何种手段,即到底是偏重市场手段还是行政手段对抗通胀上不够统一和协调。连续多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加息、出台房价调控目标、约谈想涨价企业、严格控制生活必须品价格的上涨等,种种手段,无一不是抗通胀。和西方发达国家不同,我国所采取的这些手段措施中既有市场手段也有行政手段,包括万象,原因在于我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够健全以及本轮通胀形成因素复杂等。采取市场手段抗通胀难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需要行政手段辅助之。但是,千万不要认为行政手段是抗通胀的万能之钥匙,如果不彻底消除导致通胀形成的市场性因素,即使通过行政手段暂时压制下来的涨价动力,迟早还会爆发出来。笔者认为,通胀膨胀本质上是市场经济形成的,最终还得依靠市场手段来彻底解决,行政手段只能起到添砖加瓦的作用,不能随便动用甚至滥用。

 
 
发表评论:
载入中...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实名制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