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锅盔湾 莲花湖
[ 2013-7-3 11:10:00 | By: 高万红 ]
 


容许免费转载锅盔湾
莲花湖

高万红

我去莲花湖时,莲花湖很静,一湖碧水,映照着我的思绪。

我是在秋季初临时去造访的,这让我想起,我喜爱并时常弹奏的古琴曲《洞庭秋思》。

洞庭秋景,引人思潮起伏。碧水天高,烟波浩渺,映照人生之境澄然一色。弹的多了,便确有“曾放扁舟溯楚天,清猿泪竹思凄然。廿年梦里湘山月,今夜分明在七弦”的感悟了!

在莲花湖的游艇上,我们在湖面上悠悠转了三个多钟头。

两侧群山在湖水的轻摇微漾中,孤寂依旧。此时,雨屑飘洒,湖风夹着寒意袭来,原本在舱外闲叙的游客大多退到舱内去了,只有我们三四个人固执而寥落地原地未动。

  我们是一天前来到莲花湖的,临湖而立,你便真正能体会到苍海桑田的变迁。莲花湖景区的百里长湖犹如一条蜿蜒的巨龙横卧在崇山峻岭之间。莲花湖位于长白山余脉、张广才岭东麓、牡丹江流域的中下游,景区以森林、湖泊、岛屿和峰崖石壁为主体景观,景区内有三大峡谷、四大湖湾、五大景区、七大岛屿和三十多个主要景点。

  我们参观的莲花电站是国家“八五重点工程”建设项目,几年来国家共投入资金47亿元。作为回报。大自然便诞生了一个覆盖山峦沃野,湖面130多平方公里,平均水深40米,景区控制面积1900平方公里的莲花湖送给两岸人们。它天然的珠光宝气的情韵奔涌着,让人不禁砰然心动,据说最初蓄水时,莲花湖移民工程相当浩大,做为中国北方最大的人工湖,有人用了一个贴切的比喻,把莲花湖建设称做小“三峡工程”。

  车子在山路上疾速地行驶,两边或是绵绵不断的群山,或是大段大段倾斜的坡地,陡峭地使人眼晕,望去足有一、二十丈深,难以更多地去想,再望去坡底下大多有人居住。或是一两间土墙泥瓦,孤零零立在大片开垦的、未开垦的土地尽头。或是几十家、上百户的一处处院落,运望去红砖大院,通衢横陈,整齐划一。

  由于景区初设,这里还是有待开发的处女地,道路正在拓建,路上常会看到铲车、运土车,看到忙碌的民工,他们把山炸开,然后把土运走,把石头搬走,这倒让我想起古代的愚公来。所不同的是,那个愚公建的是一条出山的路,而眼前人们要建的是一条入山的路,把人们引向崇山峻岭的怀抱,其实贴近自然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所不同的是在自然中你能得到什么,就像这里的路本是无的,而且也不是人走多了才有的,倒是这些修桥铺路的人们,用双手也可能是生命来铺就的。

  车到目的地时,天方擦黑,我们落脚的地方位于莲花湖东面,两层小楼傍山而建,在小楼的正前方是一个小湖叉子,这是一处不知名的湖湾,那里有一处渡口,每天不同的时刻都会有游艇从这里启锚,在这里停靠,因为游人罕至,所以游艇发船的时间也不定,不过这倒也好,使这座本己无依无靠的小楼反是衬显得一片祥和了。

  楼的北侧几十米远,是湖上渔民住的砖房,与这里遥遥相望。镇子在东南,大抵有半个小时的山路。这座镇子叫三道河镇,位于两坡之间的稍缓处,镇子原址早己被湖水淹没,现在的新镇子是后来迁建的。

  晚饭后,我们驱车十余分钟,循湖而行,在湖边的沙地上燃起两堆篝火,大家自由组合,每两三人围着一簇跳动的火舌,边喝着酒,边云山雾罩、天南海北地胡侃起来。湖畔静坐,聆听涛声,淋沥的思绪便伴着哗哗的湖水拍击着沙滩。涛声、夜色携着柔软的手,在我的眼前舞蹈;在我的耳畔,在我的思绪里,缓缓地走过,款款盈盈,如诗如歌。

  鹰嘴峰,是湖区的一处景观,以其峰颠之上几块巨石外形酷似鹰嘴而得名。鹰嘴峰离我们的住处并不是很远,大约二三千米,听说未蓄水时,山峰下原有一条公路纵穿而过,峰也极高,而今露在水面之上的也就只有二三百米了,且山石极圆且滑。

  我是在雨中近观鹰嘴峰的,当时游艇从侧绕行而过,逡巡中我无法看到能踏石而上的路。问及旁人,同行的人告诉我,“当然是能上得去,你看……”。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可不是,在山顶竟有一处小亭。偌大的湖面突兀地冒出一座开如鹰嘴的山峰来,而山峰之上又旁若无人地站着一座飞檐抖动、四柱大红的风雨亭,与身旁陡峭的褐色山石对比鲜明,它独自在烟中飘摇,对我们的到来视如未见、不闻不问,这反倒吸引了大家的视线。

  在我看来,峰上的亭子并未打破湖区的原始野性,我在极力地将自己的目光穿越湖面,遥远处群山耸立,山峦起伏,翠绿相掩倒也衬得风雨亭更为别致,且愈显情趣。不过,鹰嘴峰最为动人处便是其独具的野性,群山在远处奔跑,湖水在石崖拍击下,风声雨声撞人耳鼓,这种无所顾忌的难驯野性,似一只飞猿攀援跳动,腾云万里,折枝而行。

山势随苍茫一路倾泻而下,苍茫缘山势漫无目的地豁然升空,而此时正是风起云涌,湖色与云幕在远天粘在一起。我想,若能在雨中登临其上,俯瞰四野,一定会有登临人生的某种境界,产生俯瞰芸芸众生的感想呢!

   古诗里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如此宽大而堂皇的湖面上,这座山峰确似在此为莲花湖做个极好的了结!

  直到几天后离开莲花湖时,我在车上才看到一块石碑,从上面的三个字我方知道,这几日借住的地方名叫锅盔湾。
 
 
发表评论:
载入中...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实名制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