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曾鸣:新电改输配分开调度独立不迫切
[ 2015-1-7 8:42:32 | By: 曾鸣 ]
 
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经过反复讨论后,即将正式推出。最新消息显示,方案已经在国务院会议讨论,最终方案有望近期公布。

  2014年以来,在能源革命的背景下,电力体制改革再度受到重视。6月份,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提出,要抓紧制定电力体制改革方案。11月分,深圳输配电价试点启动,电力体制改再度成为焦点。

  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方向是什么?传统关注的输配分开,调度独立在当下是否迫切?售电侧放开需要怎样的配套?

  记者带着外界对新一轮电改关注的问题和未来走向的疑问,专访了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与电力经济研究咨询中心主任、国家发改委电力体制改革专家咨询组专家曾鸣。

  新一轮电改市场化方向不变

  记者:对新一轮电改,外界期望一直较高。目前普遍的看法是,新电改方案的基调是“四放开一独立一加强”(输配以外的经营性电价放开、售电业务放开、增量配电业务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供电计划放开,交易平台独立,加强规划),这符合你之前的预期吗?哪些方面低于预期?

  曾鸣:各方人士对电改并没有一致预期,有期望较高的,有期望较低的。我个人认为,新一轮电改方案整体上具有一定的操作性,依然是基于市场化方向的电改。

  方案体现了“放开两头、监管中间”的基本改革路径,并从原则上强调了规划职能。售电侧放开涉及到的主要问题,比如提高用电效率、保证普遍服务等方面也都有所考虑,建立电力市场必须的基本条件都作出了规定。

  当前方案也有低于我预期的方面。主要是:没有明确表述规划怎么才能够加强;政府与市场的界限怎么划分;售电侧具体怎么放开,售电机构的盈利机理和模式不明确;如何促进清洁能源进入市场等等。

  记者:售电侧放开是电改的亮点吗?具体怎么放开,放开后怎么完善监管,有什么建议?

  曾鸣:新电改的方向是市场化无疑。售电侧放开比发电侧竞价复杂得多,电力不是普通商品,用电服务也不是普通的为了增供促销目的而提供的服务。售电侧市场必须能够促进用户用电效率提高,推动用户使用清洁能源,并要兼顾普遍服务。

  不同售电机构之间要维持平等竞争,用户必须有一定的需求侧响应能力,这些就造成售电侧市场机制和管制机制的设计非常复杂,需要通过试点来逐步推广,这也是未来的实施细则需要考虑的方面。

  记者:相比2002年启动的电改,此轮改革是否太注重细节,没有触及到电力系统的核心问题?

  曾鸣:基于我国目前和可预见的未来电力系统发展的情况,我认为将售电侧市场开放作为电改的一个重要环节是非常合理的选择。

  电改方案充分考虑一些关键点上的细节问题是必要的,不足的地方存在于规划问题上、政府与市场界限问题、售电侧放开如何保证市场不被操纵、促进清洁能源有效利用等方面,这些方面的细节考虑的还不够。

  电改的核心目标,在我看来就是长远目标。电改的核心问题有四个,一是系统整体最优规划;二是放开两头管住中间;三是促进可再生能源能够与传统能源实现最优组合;四是保证普遍服务。同时电力系统可以减少对售电侧市场经济效率的影响,电网拆分不拆分、调度或者交易机构独立不独立都要基于这些核心目标来确定。

  输配分开调度独立不迫切

  记者:输配分开和调度独立,当前情况下迫切吗?如何让调度做到中立?

  曾鸣:我认为输配分开和调度独立改革不迫切,当下没有必要推动这两项改革。

  理想的电改将不断提高用电效率,推动节能减排,打破行政垄断,引入市场化竞争机制,同时强化电力系统整体规划作为有效的手段。

 中国电力市场调度或者交易中立与否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首先是监管方式与效能,其次是政府对电网企业的功能定位。

  调度独立是明显弊大于利的选择。西方一些国家形成的调度或者交易独立有特殊的历史原因和特定国情,特别是所有制基础,我国的情况与国外很不相同,要考虑清楚。

  记者:电力系统应该在哪些方面进行完善,理想的电力系统应该如何?

  曾鸣:电改方案首先解决的应该是如何做大蛋糕,而不是如何分蛋糕的问题。电是特殊商品,还原电的商品属性,不能片面地理解为一切通过市场来解决。必须提高电能的使用效率,控制其消费总量,控制电力消费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在实践中,要达到用的越多越贵,但同时保证人人都有电可用。

  电力市场设计的前提要保证上述要求能够满足,并以此为前提。政府对电力市场的合理干预是应该的,同时也应该将电网企业定位为公共事业型企业。

  记者:监管是电改之后的最大的短板吗?如何避免放开造成的混乱,对监管模式有什么思考?你认为未来的电力系统是什么样?

  曾鸣:我认为未来的监管工作有两大关键问题。首先是,两头放开之后,既要管住供电商操纵市场的行为,要提前从市场结构、交易规则、交易模式几个方面进行合理的设计与协调,更要管住直接面对终端用户的各类售电机构,需要一系列配套法规、标准等形成需求侧响应机制和普遍服务机制,都需要规划和监管机构的作为。

  其次是建立合理的输配电价机制。中间的输配电价和市场交易平台,可以对电网企业实行监管。所有的监管都需要边做边总结,摸索和积累经验。

  电力交易制度可以参考国外经验,特别是近年来欧盟在促进低碳电力市场方面的经验更要学习。政府补贴与市场机制如何协调,更要认真研究和参考国外经验。除此之外,如何实现清洁能源和传统能源最优互补从而设计市场交易制度,在集中并网与分布式发电最优组合方面如何设计交易制度等都是摆在电改监管面前的问题。

  总体上,我认为未来的电力系统是供需双方能够互动的电力系统,是一个能吸纳随机波动的、可再生能源电力不断提升的电力系统、是一个用户用电模式不断优化、用电效率不断提高的电力系统,是一个与其它终端用能可以最优组合和替代的电力系统。电改也应该在此前景下向前发展。

 
 
发表评论:
载入中...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实名制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