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从我国经济发展阶段看电力需求
[ 2005-7-17 13:26:00 | By: 杨永江 ]
 

  当今社会,电力已成为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不可或缺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社会发展有其固有的客观规律,在不同的发展阶段,由于产业结构和人们的基本需求不同对电力的需求也不同。正确判断我国经济发展所处的历史阶段,是正确预测电力需求的基础。

  我国已进入重化工业阶段

  据核算,2004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3.6万亿元人民币,人均GDP约1267美元。根据美国经济学家钱纳里提出的国家经济发展规律,任何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都会经过三个阶段:初级产品生产阶段、工业化阶段、发达经济阶段,其中工业化阶段又以重化工业阶段为核心。从世界各国的发展经验来看,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左右就会进入重化工业阶段。

  从世界各国的发展经验来看,在以重化工业为核心的工业化阶段,由于产业结构和消费结构的影响,电力弹性系数要高于初级产品生产阶段和发达经济阶段,电力弹性系数远大于1。比如在1950-1980年已经完成重化工业发展阶段的美国、前苏联、日本、原西德、法国、英国,这期间的电力弹性系数分别为1.78、1.24、1.25、1.46、1. 54、1.83。我国2000-2004年电力弹性系数平均为1.41,也符合这一规律。

  从近年来,我国以住宅和汽车需求消费快速增长为代表的居民消费结构的升级,也预示着我国重化工业阶段的到来。

  重化工业阶段发展的主要特点,一是增长速度快,二是增长周期长,三是产业牵动性强。重化工业是一个国家和地区工业化水平乃至经济、科技总体实力的重要标志,是工业化、城市化建设的重要支撑,是关系长远发展的战略性产业,是一个国家走向现代化的必经阶段。

  重化工业阶段的电力需求预测

  重化工业阶段是物质快速积累阶段,也是一个国家物质基础形成阶段。尽管随着科技的进步和信息化技术的提高,人们提出了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建立节约型社会的设想,但是以住宅、汽车为代表的居民基本需求和以交通、城市化为代表的公共需求,还是靠钢铁、水泥等堆砌而成的。这些社会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提高所需的物质基础没有改变,这些物质的生产手段也无多大改变。因此,对电力的基本需求也没有发生大的改变。

  据统计,2003年中国实现的GDP约占世界GDP的4%,但是为此消耗的各类资源却远远高于这个比例。其中,原油、原煤、铁矿石、钢材、氧化铝、水泥的消费量分别约为世界消费量的7.4%、31%、30%、27%、25%、 40%。上述指标中,有我国工业基础差和技术水平低等因素造成的浪费,但更主要反映的是重化工业阶段的实际需求。

  2000年以来,在钢铁、有色、建材、化工、机械、煤炭等单位产值耗电高的基础产业快速增长拉动下,用电量增长高于GDP增长,电力弹性系数大于1。从经济发展和电力消费来看,我国从2000年开始就已逐步进入了重化工业阶段。由于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地区发展极不平衡,城乡差别大,因此,在我国重化工业发展阶段要持续20-30年,而这一历史阶段的电力弹性系数应在1左右。

  根据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总体需求,2020年GDP总量比2000年翻两番。以2006-2010年我国GD P年均增长8%和电力弹性系数为1测算,发电量年均增长8%,2010年发电量将达3.4万亿千瓦时,相应需要发电装机7.5亿千瓦;2011-2020年我国GDP年均增长按7.2%和电力弹性系数按0.9测算,发电量年均增长6. 5%,2020年发电量将达6万亿千瓦时,相应需要装机13.5亿千瓦。

  从世界各国的经验来看,一个国家要基本实现现代化,人均装机容量没有1个千瓦是不可能的。目前世界人均在0. 5千瓦以上,到2004年底我国只有0.34千瓦,差距还很大。即使按上述预测,到2020年我国人均装机容量也只有 0.93千瓦。

  加快电力建设促进经济发展

  目前经济发展对电力产生的巨大需求,并不是偶然的、人为的,是由于我国经济发展所处的重化工业发展阶段所决定的,这是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正处于敏感的发展时期,机遇和挑战并存,电力作为基础产业要适应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促进国民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不应成为制约国民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瓶颈”行业。

  我国煤炭资源和水能资源丰富,完全能够满足电力发展的需要。根据《2001年中国能源发展报告》,我国煤炭探明保有储量为10077亿吨,已查证煤炭储量7241.15亿吨,在世界上名列前三名,仅次于美国和前苏联。我国水能资源丰富,蕴藏量居世界第一。据2004年最新普查数据显示,我国河流水能资源理论蕴藏量为6.94亿千瓦,年发电量 6.08万亿千瓦时;经济可开发量为4.48亿千瓦,年发电量1.75万亿千瓦时。

  从能源资源蕴藏量来看,我国的资源禀赋并不差,比英国、德国、法国等先期达到人均1个千瓦的国家好的多。客观上讲,我国自身的能源资源基本上可以满足电力发展的需要,再加上可以利用的国外资源,提供满足国民经济发展所需要的电力是没有问题的。

  加快电力建设促进经济发展。我国的煤炭资源主要分布在西北地区,水能资源主要分布在西南地区,电力的发展和大规模的西电东送,必将促进将当地的资源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对于缩小地区差距,实现全面、协调和可持续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电力作为基础产业,它的持续快速发展在满足经济发展对电力的需求的同时,必将带动我国制造业的快速发展。据预测到2020年,每年电力的投资在3000-4000亿元,这必将为国民经济的发展注入强大的动力。

  认清形势转变观念促进电力发展。根据已经历过重化工业发展阶段的国家来看,在重化工业发展阶段电力的弹性系数远大于1。我们目前预测电力需求在2006-2010年,电力弹性系数采用1,2011-2020年电力弹性系数采用 0.9,已经是相当保守的估计,也充分考虑了技术进步和增长方式转变的因素。

  2003年以来出现的“电荒”、“煤荒”、“运荒”,严重影响了我国经济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但我们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当前的“电荒”、“煤荒”、“运荒”形势的出现,并不能简单地认为是由于资源约束和环境约束造成的。我国的能源资源完全可以满足现阶段和未来较长一段时间的电力发展需要,而且电力是最清洁的利用能源的方式之一,发展电力相对而言环境约束较小。从“电荒”、“煤荒”、“运荒”这些现象中可以看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决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加快发展,因为只有发展才是解决中国目前和未来一切问题的根本办法。

  杨永江,男,1965年2月10日出生在黑龙江省林口县,1990年3月毕业于华北水电学院北京研究生部。

  1990.5-1994.3在原国家能源投资公司计划部工作,从事电力项目投资计划管理工作;

  1994.4-1996.2在国家开发银行电力信贷局工作,从事电力项目信贷计划管理工作;

  1996.3-1998.7在国家开发银行成都代表处工作,任业务部主管,从事信贷管理工作,同时担任二滩水电站和广安火电厂的项目经理;

  1998.8-2003.54在评审一局一处工作,任副处长、处长,从事电力项目评审工作;2001年12月 24日被任命为黄河上游水电开发公司高级客户经理(兼)。

  2003.5-至今在国家开发银行企业局客户一处工作,主要负责国家电网公司、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中国华能集团、中国大唐集团等电力客户的项目开发、评审和信贷工作。

  自参加工作以来,主要从事电力规划、计划和电力项目贷款评审、信贷工作。

 
 
发表评论:
载入中...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实名制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