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连载)我认识的电力作家:张真——不觉流水年长 
[ 2011-1-17 9:45:00 | By: 张文睿 ]
 

不觉流水年长

 

        我曾读过两位东北电力女作家写张真的文章,标题都叫“‘土匪’张真”。文章的笔墨,都集中写他如何粗犷、豪爽,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融诗情与野性于一身之类的。张真的外在轮廓还真有点儿像土匪,长发飞扬、眼珠子贼亮、一身牛仔、套一件坎肩,与刚从威虎山里刚溜达出来的,无二。不同的是,他挎的是长短镜头。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张真已然是电力作家阵容中扛鼎级的人物了。他当时是《东北电力报》的副刊编辑,他编三类版面:文学作品版《黑土地》、文化版《珍珠湖》职工生活版《彩虹桥》。他出过《黑土地》八开八版增刊,让黑吉辽三省电力作者们轮番上阵。还开了一个专栏:“作家聚会”,邀请东北地区著名的作家们一一亮相。九十年代中期,华北、东北、西北,三家电力副刊联袂搞了一次“三北文学大奖赛”,作品初评是在西安进行的,我有机会读到《黑土地》代表性的版面。不知道那些版面张真存了点儿没有,如今拍下来挂博客上,会有人感兴趣的。

        张真的文学作品有两种风格。一是,自由潇洒、在散漫且无拘无束的叙述中,激情奔涌、燃烧。譬如,《我和哥儿们去了一趟大草原》、《过年吃肉》。张真电力工业题材的代表作《生命的高原》也是这种风格。二是,他大约半数左右的作品,是以细腻、温馨,悄然打动读者心弦、特别是女读者、女作者心弦,为基本特色的。譬如,《校门》。哪位感兴趣,找一本《爱的守夜人》自己瞧瞧。

        张真在全国电力行业朋友无数。其中,一拨是二十多年一路走下来的老伙伴们;另一拨是还在咬着牙和岁月斗法的老美女们。关于美女,有一个段子。每逢笔会啥的,张真身边总是美女如云。有人问张真,您老人家有什么高招,总能让美女围在身边?张真眨了眨眼说,只要您别惦记着把人家,那啥了,就行!

        张真属于标准的“一手拿枪,一手拿镐”型的人物。他是一支笔写人状物,记录生活变迁,一架摄影机让奇山秀水入镜来。从九十年代末开始,他主要精力放在电力新闻作品领域了。当然,依旧没有和文学创作说“拜拜”。

        头两年,张真和死神搏了一把,康复之后,文学成了他养心怡情的伴侣。不敢轻易聚友喝大酒了,开了个博客,把自己几十年来写的文字、拍的片子,一点一点往上挂,也算重出江湖的一种方式吧。

        在电力行业文学创作领域,张真始终是领军人物之一,是品牌,也是传奇。眼下,在文学的老路上,他正在按本山同志的指示:走两步儿!

        补记:再说两个张真的段子吧。

        一个是关于拳头的。有一年,张真领着东北地区五个作者到南方开会,一作者在江边,与一伙地痞船霸发生冲突。眼看自己兄弟要吃亏,张真挥起老拳,地痞们散了,张真落了一个五眼儿青。事后,那位作者大哭不止,为招了事儿,又无力挺身而出惭愧万分。

        一个是关于酒的。全国电力行业曾出过一套精装三卷本的职工文学作品集,我参与了散文与小说两卷的编辑工作,和张真一块儿,在铁岭电厂呆了九天,白天编书,晚上喝酒。到了第六七天,众人就喝不动了。张真依旧神采飞扬、豪气冲天。酒至微熏,他先跟人叫板,然后围着酒桌跑圈儿,喝一轮儿、跑两三圈,周而复始。一桌子人,就是没让他灌晕,也让他给转晕了。

 

    版权授予网站,转载或约访请联系网站www.pkthinker.com

 
 
发表评论:
载入中...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实名制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