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倾诉与倾听
[ 2010-10-24 18:24:00 | By: 张文睿 ]
 

倾诉与倾听

 

张文睿

 

这是一个几乎人人都渴望倾诉的年代。每个人都有倾诉的权力,可谁来倾听呢?这或许是一个不小的话题。

一位朋友对我讲,他每周都去老母亲哪儿,听老太太训自己一顿。年过七旬的老人家教了一辈子书,数不清的耳朵在她面前支楞着,三年、五年的,都有。现如今,乖乖地在她眼皮底下不堵耳朵的,也就剩下唯一的,比砸碎了骨头连着筋还胜百倍的儿子了。

于是,这位朋友一去看老太太,老人家就前八百年后五百年地扯开了。在乱得像二百多斤麻刀绞在一块儿似的话题中,有关于诸多看不惯的,是第一主旋;她老人家当年如何过五关斩六将的话题,是难以割舍的和声部分。

朋友苦笑着说,其实,老太太讲的东长西短,不是都听不进去,只是老人家总把一个段落,十遍百遍地重复,听得人那叫撮火。

撮火归撮火,这位朋友也人过不惑了,懂事。为了老太太的情绪与健康,就把自己的耳朵,无私地奉献了出来,每周差不多一两次。

朋友说,听老人家痛说革命家史或纵论国际风云,腻烦归腻烦,静下心来,细细地想一想,自己的母亲还算健康,还活在家人的身边,还能够望着 窗外冬日的阳光或初春返绿的杨柳,斗志昂扬地东扯葫芦西扯瓢,幸福呵,这也是一种幸福。福不可拒,每每想到这儿,他的眼泪就忍不住要落下来了。

老人家毕竟老了,离糊涂差不了一 步半步了,唠唠叨叨已经成为她的生活方式了。

朋友说,做为老人的至亲骨肉,倾听,已经是孝顺老人的一种重要手段了。

老人不仅仅需要小辈儿的,买来青头对虾、新鲜的黄花鱼之类顺口的,老人更需要你能乖乖地带来一对倾听的耳朵,然后,不停地跟着嗯、唔、是、对,小声附和。面对你唯一的老母亲,你还能有更智慧且让你内心平衡的方式吗?

朋友还说,光阴似箭呐,嗖,啪嗒,咣!你还没琢磨过味儿来,要么,你就成了个老头儿了,要么,你就成了个老太太了。那时,你就不想跟自己几十年来,含在嘴里怕化了,没时没晌地牵肠挂肚,有事儿没事儿都揪着心的惦记,甚至,往骨头缝儿里钻着疼爱的孩子,多唠 两句热乎的话;况且,你能保证你的孩子爱听你肚子里的那堆杂货吗?

委实,让别人来倾听是个挺麻烦的事情。倾诉,有时候也是一门艺术。倾诉的内容与方式都是艺术。也真有那种满腹人生经验与趣味的老者,三五句话就让人乐得连鼻子带嘴都歪了。慢慢地,听老人讲来讲去,还兴许能听出一个家族活灵活现的编年史。谁家趁一位这种语言段位的“老宝贝儿”,算谁家福气大。

遗憾的是更多的人们,耳朵里听到的许多东西,不一定是他想听的。这时候,倾听,也是一门艺术啦,一门人生的大艺术。

        善待老人,与学会倾听是连在一起的。

 

刊载于200129《劳动午报·午间时光》

 
 
发表评论:
载入中...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实名制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