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翡翠谷
[ 2010-10-24 18:20:00 | By: 张文睿 ]
 
             翡翠谷

 

张文睿

 

走进翡翠谷,没有什么新鲜感觉。沿石阶东游西逛,身前身后都是石头。溪流顺山而下,在水里躺着卧着和横着的也都是石头。走不了几步,就是一处名儿叫得极美极动人,又看不出什么名堂的景观。

  山谷里很静,走累了,坐在石头上,风吹过来清爽爽的,有一种神安气也平的感觉。

  望着满山松柏,同行的一位朋友说,这翡翠谷也叫情人谷。

  若干年前,三十六位来自大都市的红男绿女到黄山东麓的仙都峰下游历,邂逅于这条峡谷。当时景区还未开发,山路崎岖多有险阻。涉水跋山历尽千辛的年轻人走出这条纵深二十余公里的峡谷后,有10对结成伴侣。于是,情人谷成了黄山的又一景观。

  朋友说着招呼大家继续往深谷里走,说:“好风景都在里边呢!”

  以观赏情人谷的心态漫步翡翠谷,好像有了异样的感觉。远山近水确是很绿,空气里似乎也有了些情侣的味道。同伴中有人开始哼唱《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了。

  再环顾四周的石头,感觉温柔了许多。疏密高低硕小圆奇的石头散乱却又和谐有序。溪流在石缝间穿来绕去,低洼处便是一汪一眼碧绿清澈的池水了。石头或灰或白或赭红或十层五色,如屋如瓮如碗如卵,浸在透明的水里,大者憨态浑然,静卧临风;小者清秀可人,红如玛瑙绿似霏翠,好看。

  顺山谷朝远处望去,叠瀑倾泻,飞珠吐玉,落到下面被石群搂在怀里,便是一潭春绿了。

  水音瀑声和着山谷里的风与鸟鸣,缀成原生态的交响,这是远离尘嚣的山音水韵,是天籁。

  迷人的水色山光中,同游的女士们已经有人在镜头前露出微笑了,长裙飘舞,黑发披肩。年轻矫健的男士,从这块石头跳到那块石头,在溪流间跨跃,时儿倚石而立作伟岸状,时儿蹲在飞瀑前很潇洒地朝摄影机“眉来眼去”。

  巡着或方或圆或孤或双的彩池群,高低深浅地绕了一气,踏上摇摇晃晃的情人桥,众人的情绪亢奋起来。有人戏言,同时走在情人桥的异性男女自然是情侣啦。于是有男士站在锈得不成样子的铁链桥上拼命摇晃,胆小又兴奋的女士毫不掩饰地惊叫起来,山谷里响起一串变了调的银铃声。大约,这也是天籁的一种。

  走出幽静迷人的情人谷,那水绿天蓝山奇石秀的美景远了,那种空气里都是情侣味道的感觉也随风而飘散了。

  回到都市,和朋友们聊起了情人的话题。细说起来,情人应该是年轻人的事情。爱得山盟海誓刻骨铭心却又无缘终生为伴的,大约就是情人了,这似乎也没有什么大逆不道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对有了归宿的男人而言,情人这个概念或许该模糊些,淡远些为好。做男人顶家立业怜妻爱子过踏实的太平日子是正经事儿,还是少来点“伤心桥下春波绿”的感觉。情人不情人的,有缘随缘没缘拉倒。

       

      刊载于19982 13日《北京青年报》(青年周末·假日之旅)                                       

 
 
发表评论:
载入中...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实名制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