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浅说可读
[ 2010/10/6 18:54:00 | By: 张文睿 ]
 

浅说可读

 

张文睿

 

        文学作品的可读性,素来是一个不小的话题。

  所谓可读性,一般有三个层面。

  首先是生活故事和情趣韵味,以及与此相关的一些知识。 在不同或类似的年代、地域,大致相同或迥然异样的生活中,人都是叙述的中心或内核, 那么人的情感与情怀就该充盈或渗透其间。

  生活自然是十色五光缤纷多彩的,也有寂然平淡甚至乏味的。 但只要与人的情感、情怀连缀缠绕在一起,就会融入灵性,变得富于叙述性, 成为一种独特的存在,从而为进入可读奠定了基础。

  其二,仅仅有些生活故事与情感情怀还是远远不够的。无论故事与情怀, 都有自身存在的环境与背景,都不可避免地打上时代的烙印, 并具有一定的社会属性。

  时代性与社会性的介入使生活故事和情感情怀变得丰满、厚重, 变得沉甸甸的。如果作品中能够再融进一点思想,体现出一种观点或审美趋向, 能够蕴含一些引人思索和令人回味的东西,或许就可以进入可读的第二个层面了。

  可以断言,没有思想性,没有哲学意蕴的作品, 格调和品位都不会很高的,也不会读出什么价值。

  所谓第三个层面,是与生活、思想难以割舍的语言。

  语言既是一种工具、一种载体,又是一门艺术。 很多作家把语言看得很重,认为作品语言本身给读者的感觉,也可以算作是否可读的一个尺码。同时, 语言的质感、丰富性,以及内在的节奏与韵致,是作品档次的重要表现。 语言状态较弱的作品,实际上大有把生活故事和思想感情糟蹋或浪费了的可能。

  作家陈村说过一段非常实在的话:“语言直接关系到你是否让人家读下去……”

 

刊载于199795《工人日报》(文化周刊·大众评论)

 
 
发表评论:
载入中...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实名制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