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秋日山林
[ 2010/10/4 15:44:00 | By: 张文睿 ]
 

秋日山林

 

张文睿

   

金海湖三面环山。

        车停在湖边一农家小店前。朋友下去定了一条鱼。说,柴锅炖的,胖头,十五六斤的,不够吃,还有鲫鱼。然后,招呼大伙儿上山。

        野山毕竟不是公园,山道很难分辨,或许可以说几乎没有路。陡峭的地方,一脚踏空,摔个跟头或崴了脚,难免。想来人生亦如是,说处处如履薄冰倒也未 必,东瞧西看神不守舍且乱伸脚丫子,肯定挨摔。此乃不该出脚乱出脚是也!

秋日的阳光照在山坡上,照得身上与脸上发暖。在山上让太阳一晒,得意。

        山上的树,有三种颜色:绿、橙、红。绿的是松,四季如是;橙色的是黄栌,红色的也是黄栌。橙色黄栌,像该出嫁的新娘正待补妆,真该灿灿烂烂的红它一回,然后坦坦然然光光秃秃地走进冬天。

        黄栌叶红了,美;黄色未红的,也美;成片的红叶美;红黄相间的也美。美是多元化的,或许不同的角度与出发点,便有不同的感觉。譬如,黄栌叶刚刚有点红的时侯,人们可能觉得意蕴不足,但有处子的味道。等到满山红透了之后,或许那种状态与落尽的空山之距离,就非常近了。

        让人感叹的是,山谷里有不少黄栌叶,还没红起来,就被秋雨打落了,羸弱的生命装饰了满地金黄。

        鸟儿在山林间飞来飞去,一群一群地自由旋转。也有一只独飞的,不知道是闹脾气的或是掉队的,还是惦记着偷偷摸摸干点什么,无从印证。

        太阳一会儿钻进云里,一会儿露出头来,从山上往下看,金海湖平静的湖面显现出清晰的层次,水亦平缓,如镜。若乘一小舟飘来荡去,想必是心朗气清,神安气平。

        有了水,山亦添了几分秀色。站在山梁上,环顾四周细看山势,四个字,错落有致。自然的美,不是能摆出来的。

        秋日游山林,满山的黄栌树是最大的魅力,还有挂满树的红柿子,让人想起了二个字,丰收。或许,一转眼树叶就会落了,柿子也都摘了,山谷就该光秃秃的了,但冬日亦有冬日的魅力,人呐,顺时随季吧。

      天将过午,朋友朝正南瞅瞅,说,下山吧,该吃鱼去了。

 

    刊载于200694《劳动午报》(副刊·文苑雅舍)

 
 
发表评论:
载入中...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实名制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