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海 上
[ 2010/10/4 15:35:00 | By: 张文睿 ]
 
 

                           

        张文睿

 

船离开码头。

海上迷迷蒙蒙,看不清什么。岸上建筑群的轮廓还看得出来。其实,岸上看清楚看不清楚是无所谓的,船总要远离海岸的。

风吹过来,挺冷。随意朝四周扫两眼,好像仅仅有这一艘船,在海面上划着一个白色的弧线,又一个白色的弧线,显得有些寂寞。其实,船是否有些寂寞是无所谓的,船上有一群朋友就行了。

甲板或船舷上,都是作秀的好地方。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三五一群,俩仨一伙儿,这地界儿容易让镜头内外都有些浪漫。

船箭一般往前扎。

一位北方平原上的汉子说:“我这个人,从来就不晕飞机,不晕火车、汽车,也不晕船。”

有人戏言:“您, 晕姑娘吗?”

汉子一 怔,又憨然一笑:“晕!”

那人说,哇塞!晕姑娘的人是幸福的。

船舱临窗处,一位高原马背上长大的小伙子,不停地讲着一段段似乎不相关的故事。

海面上掠过几只海鸥,洁白的翅膀自由 舒展着。大约和草原上的飞马一样,这是大海上最让人心动的生灵。

终于,看见一只旧渔船,躲在不远处给小汽轮让路。然后,慢慢悠悠,信步闲庭般地往前划。让人想起一首渔歌:“我织渔网/我织渔网/渔网呀/快织完了/等到明天/谁织渔网/不放在呀/我心上……”

不知道是不是在这海面上,和海鸥一样迷人的也就是这旧渔船了。

又看见岸了。

马背上长大的小伙子说:“我乱七八糟地讲了一通,是因为想移情,刚才,我有点儿晕船。”

又有人戏言:“您,晕姑娘吗?”

小伙子双眉微动,神秘地一笑:“我,不晕!”

那戏言的家伙又说,哇塞!不晕姑娘的也是幸福的。

         船靠岸了。

    上岸的人们都是要回家的。

 

《北方新报》(副刊·阅读)2004917

              

 
 
发表评论:
载入中...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实名制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