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草原短记
[ 2010/10/3 13:08:00 | By: 张文睿 ]
 

草原短记

 

张文睿

 

  草原上最招人喜欢的就是海子了。

  在绿涌至天边的草原上,蓝粼粼的海子像大地的眼睛,日夜眺望着碧空,任白云在额顶上飘来飘去。

  那些飘向远方的云朵,像永恒的流浪者;海子却守在草原上,守护着自己的家园。

  有些浅浅的海子干了,在海子消失的地方,草长得出奇的绿,出奇的茂盛,像少女要出嫁那几天的光景;有些深深的海子干了,枯涩的地表面寸草不生,像老者失去光泽的眸子。

  水是草原的生命。

  海子是草原的女儿,是大地母亲一颗又一颗明珠。

  一个小些的海子,乖乖地隐在坦荡的旷野里,也就像女孩子手中的一面光影斑驳的小银镜,蒙族朋友说,我们管那叫水泡子;一个大些的海子则可以扬起洒满阳光的白帆,可以和鱼一起在清波里自由呼吸,蒙族朋友说,你们管那叫湖。

  在海子与夕阳和新月同时拥抱的地方,就是蒙古包升起炊烟的地方,就是响起马头琴与牧人的歌声的地方。

  我到过一个地方,那里有九十九个海子。

  九十九个海子自由自在地卧在无垠的草原上,在这九十九个海子之间,有六十六架风力发电机。远远的望去,一排排比肩而立,少男少女般的白净挺拔。三个长长的叶片背衬蓝得醉人的晴空,让人驻足忘返。

  在夏日的和风里,六十六架风力发电机一起轻轻摇动,我听到了一种声音,一种古老的地方溢出来的新的旋律。

  这个地方叫辉腾锡勒。

 

刊载于20031012《北京日报》(文艺周刊·广场)                                               

 
 
发表评论:
载入中...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实名制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