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器小易盈及其它
[ 2010/10/3 13:02:00 | By: 张文睿 ]
 

        器小易盈及其它

 

张文睿

 

一位老剧作家给青年作者讲课,课讲得蛮好,还讲了讲他所看到的国外的先锋或实验戏剧。

散课前,剧作家请青年作者们提问,由他来答疑。

一位青年作者请剧作家谈谈对国内先锋戏剧的看法,老剧作家不知道哪来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绪,说了一些,那都是他年轻时玩儿剩下的之类的话。青年作者问,为什么有的先锋戏剧票房非常火爆?老剧作家大怒:“票房能说明它是杰作吗?”

青年作者不再说话了,小声儿跟身边的伙伴儿嘀咕,说老剧作家巳经十几年没写剧作了,况且,他老人家写的剧本,都靠机关院校发票。

接下去,课就散了,三五个女作者围向讲台,请面带慈祥的老剧作家签名。

平心而论,老剧作家是一位相当不错的戏剧工作者,写过相当不错的剧作,人格也可能相当不错。老人家的问题是,能否对新一代剧作家与剧作,保持微笑,保持长者风范。如果有可能,做些具体的艺术批评与争鸣,都是有意义的事情。情绪化的表现,不妥。

或许,选择沉默是智慧之一种。

此外,不知道是否可以说句不十分恰当的比喻,倘若一台电脑的内存满了,要想让电脑继续保持存在价值,可能只有两个途径:一是升级,扩大内存;一是删点儿没用或用处不大的东西,给新东西或新玩意腾地方儿!

有别的选择吗?

另一种结论:欣赏年轻人,是一种生活的艺术,是沐浴新时代阳光的途径。

能够欣赏年轻人的老者是智慧的,也是快乐的。

气量嘛,思维调整了,自然就会大多了!

 

刊载于2004年第四期《芳草地》

 
 
 
发表评论:
载入中...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实名制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