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第一城九日
[ 2009/7/26 17:47:00 | By: 张文睿 ]
 

第一城九日   (记实散文)

                                                                             

张文睿

 

 

 

        2007年5月30日  星期三 

 

    下午15点整。六部口。中宣部二号楼三层第二会议室。

    全国第十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评委聘书颁发仪式准时举行。电影、电视剧、戏剧、广播剧、歌曲五个领域的100多位评委,把大半个会议室坐满了。

    从倒数第二排望去,五六十岁的评委占绝对比例。原以为无论哪个范畴的专家,还不都是满头鹤发、手持拐杖的老翁,非也。

    细想,倘若组织一群年至耄耋的专家,找个地界儿,一天到晚地看电影或电视剧,再没完没了地左评右议,非都累垮了不可。还是中年评委居多合适。

    中宣部领导只讲了五分钟开场白,聘书就分组颁发。好大的聘书,紫绒面,打开了,几乎有整版报纸大小。

    15点30分。大巴开往香河第一城。

    斜坐在我前面的是拍过工业题材电视连续剧《大工匠》的陈导演,精瘦、头发略显稀疏,他眯着眼,睡着了的样子。

    第一城座落于京津冀交界。出京城70公里,汽车跑1个多小时就到了。它外仿明清时期的北京城,采用缩地不缩景的方式,按1比1的比例,复原了老北京内九外七的城垣。由周边5 公里空腹城墙与22座城楼组成。占地200多万平方米。

    评委们下榻于安定门酒店。我被安排在11号公寓,属于电视剧评审第二组。

    晚20点20分。吃过自助餐,开始看第一部推荐作品《雄关漫道》。

    播放前,小组负责人黄会林老师大致介绍了整体情况,我们这一组,要从入围的72部作品中评选出45部作品,为进入下一个层次的终选奠定基础。

 

 

        5月31日  星期四  小雨

 

    早晨8点30分。评委们在公寓门口等去会议中心的电瓶车。

    路边就是高尔夫球场。蓦然,一个白色物体从天而降,弹上房檐,又从一老者耳边穿过,落入绿地。有人惊呼,这打球的家伙肯定是个二把刀、三青子。三五分钟后,那位打球的主儿悠然走来,二三十岁的样子,身后跟着六七个推车捡球的女孩。众人七嘴八舌发了一通有关于高尔夫球的议论。

    9点整。会议中心三层。中宣部文化艺术局领导讲话。

    核心内容如下:全国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过去一年评一次,因种种缘由,三年零九个月没评过了。这次,第十届评选工作,是对党的十六大以来各类文艺创作成果的一个回顾与展示。要从39家单位报送的98部电影中,评选出40 部佳作;从53家单位报送的149部3241集电视剧中,评选出80部佳作;还有戏剧120部,选60部;广播剧95部,选30部;歌曲264首,选40首。此前,已有若干作品在预评时,被评掉了。

    细细记下来,众多评选原则让人赞许。如,要注重反映普通百姓喜怒哀乐的;收视率与票房是重要的依据;歌曲要选在群众中广泛传唱的;同等条件下,要增加西部地区获奖比例;还有,避免同类题材过于集中等等。

    评选程序是这样的:四月份进行过预评,现在是初评,接下去进入征求意见阶段,然后,在《人民日报》等载体刊登入选作品目录,最后,举办发奖仪式与晚会。

    领导强调,全国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是一个崇高的奖项,要做到领导、专家、观众,三满意。

    上午10点20分。看纪录片《长征颂》。

    作品开篇不久,镜头在一个红军领导群像的雕塑上舒缓地横移。画外旁白分折讲述了红军领导群体的文化构成。这种新颖的思维触点,在同类作品中不多见。众多的细节告诉观众,相当部分红军领导人有留学的履历。片子还介绍了红军队伍的年龄构成,其中54%都是24岁以下的年轻人。就是这支年轻的红军队伍背负了一个民族的希望。

    中午13点。隔窗而望,雨依旧在下。

    有人还在打高尔夫球。估计,这位一天不挥杆儿,就痛痒难忍。

    下午14点。看西藏电视台推荐的纪录片《壮美天路》。

    审片前,黄会林老师讲:这多集作品,怎么看呢?一部分作品,看看开头,再看看结尾,不行的、差的,毙掉。

    一集集看下去,有点感触。评价电视剧有部分状态与编辑看稿相似。看搞子,先判断含金量,再看文本如何。看电视剧呢,先看题材,看故事脉络,再看艺术表现力。暗想,有部分作品,含金量不低,但艺术表现力缺失,这太遗憾了。

    16点30分。看李幼斌主演的电视剧《天地粮人》第一集,想起了我下乡插队时的若干往事。

    此间,中宣部工作人员一会儿往大厅里搬了两箱八宝粥,一会儿抱来两箱方便面。说,谁晚上看片饿了,吃。

    晚18点。吃晚饭时,听一评委老师聊天。他说,大部分被刷下去的作品,主要是剧本差点。有没有剧本非常好,导演与演员弄砸了呢,几乎没有;有没有剧本非常差,导演和演员非常出彩呢,没遇见过。

    晚20点。看江西电视台推荐作品《红领章》第一集。

    边看边从足足有五公分厚的一叠参考表格里,找出相关资料。每份表格都有申报单位、剧名、品种、生产单位、长度、编剧、导演、主演、收视率等。还内容简介与推荐意见等。 

    评委中有位叫李洋的军人,是总政宣传部艺术局的一位大校。几乎所有的军旅题材的作品,他都如数家珍,了如指掌。他给我的名片上有这样几行字,监制与策划作品:《亮剑》、《暗算》、《历史的天空》、《幸福像花儿一样》……

 

 

        6月1日  星期五 

 

    早8点30分。看河南电视台报送的作品《荣誉》。编剧李功达等人。若干年前,李功达是我上学时写作课的辅导教师。如今是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抓剧本创作的负责人。三五年前在文化宫听他讲过电视剧创作。特别讲了全国的影视机构,只有他们一家,有专业编剧室。还讲了些编剧人才缺失,不靠谱的剧本太多了之类的话题。

    是这样的,剧本乃一剧之本嘛。

    今晨,中宣部工作人员又为评委送来西湖龙井与太平猴魁,看着碧绿的茶叶在玻璃杯里飘浮舒展,也是一种视觉享受。

    《荣誉》情节太紧凑了,难得。主演程煜的表演把公安人员的形象表现得威风八面。这部作品只看了一集,评委们就一致说出一个字:过!

    昨天下午,工作人员去买缓解视力疲劳的眼药水,今晨,一人一盒新乐敦”——复方门冬泛甘滴眼液。点上吧,别都成了红眼兔子。

    中午12点30分。午餐又是自助。洁净、方便。不糟塌东西。女士们大多吃水果与青菜之类的,红绿黄等色彩爽眼,亦益于保持体重。

    自助餐也有局限性,倘若有人想聊点什么,自助餐没那种氛围。人们勿勿吃了,就勿勿散了。

    下午14点30分。看了一部儿童题材的的连续剧《走进大别山》。感觉失语,不知道说些什么。作品的立意很高,故事框架也不错。细想,儿童的视角、儿童的思维与心理、儿童的语言,都不是容易掌握的。或许,不该对作品太挑剔。

    自己问自己,你张某到底喜欢哪些电视剧呢?

    首先,作品得跟老百姓过的日子相关;其次,别走板儿,走一点板儿还凑合,走板儿大发了,这片子就废了;三是,故事脉络清楚,还得叙述得体、简洁,别拖泥带水的;第四,人物立得住,最好人物还是别的作品里没见过的;接下去,演员得有人缘;再往下,最好有数不清的精彩细节;还有呢,电视剧主题歌,别太难听了,能流行就成……

    不能再说下去了,越说越没完了。可这,都是实话。

    细说起来,不少导演的作品,还是对得起百姓的。想起著名导演黄蜀芹讲过这样一段话,我拍的电视剧,是为了那些晚上没条件到外面文化消费的老百姓拍的。

    这样的人格与修养的导演,让人叹服务呀。

    黄蜀芹拍过《围城》那样的精品,让人记忆犹新。

 

 

        6月2 日  星期六  阴转晴

 

    早晨6点30分。到西直门城楼上转了一会儿。据同行的伙伴们讲,沿着城墙往前或往后走,能绕整个第一城一圈,时间嘛,估计得二个小时。

    上午8点。观看福建省推荐的《篮球部落》。这是一部地道的偶像剧,拍得精致好看。

    10点50分。看海南电视台推的纪录片《水羊年纳木措》。

    朴素的叙述方式,从容的叙述节奏,讲述了高原上藏民的生活故事,这种作品有属于自己的特质,也有别人无法替代的价值。边看边想起这样一句话:朴素是一种大美。

    12点30分。吃过自助餐,围着院落溜了半圈儿,顶着暴晒的太阳。线路是安定门酒店——东直门——朝阳门;然后沿着鸡尾酒会花园——康体中心——正安宫大酒店——金色大厅——嬉水中心——阜城门——西直门,最后回到下榻宾馆。

    午间大热,不爽。

    下午14点。评审小组负责人黄会林老师提议,评委们过去都看过的佳作,也就是近年公认的经典之作,就不组织统一观看了。没看过的评委自己补上。经典作品如,《亮剑》、《暗算》、《乔家大院》、《故宫》、《再说长江》、《历史的天空》、《茶马古道》等。

    14点30分。看连续剧《孝子》。作品表现的是老百姓过的日子,精彩到位。人生滋味自然流溢在每一个情节、每一个细节。我个人感觉,评奖工作,应该给这类作品的比例大一些。这个片子主演是许亚军,这位,演了二十多年小生啦,依旧不显老。

    16点30分。看专题文献片《小平十章》。这作品与我以前看过的《世纪小平》,都提到了邓小平同志早年在两个时间段里从事过编辑工作。这让我感到新鲜而亲切,真应该有学者写一篇关于小平同志做编辑工作的文章,以飨读者。

 

 

        6月3日  星期日 

 

    上午8点。看纪录片《中国电影故事》。这部部片子的旁白是由青年评书演员孙一叙述的。纯粹的评书语言,娓娓道来,颇有韵味。也有评委感觉这片子,差就差在这位旁白的评书演员身上了。

    10点30分。看《家有儿女》第一部、第一集。中宣部工作人员秦振贵讲,这部作品已经在拍第三部了,每部100集,计划拍365集。小秦说,他七岁的女儿最喜欢看这片子了。我个人的感觉是,喜剧的艺术感染力,容易让观众忽略生活原本的残酷性,毕竟,两个家庭凑到一块儿,组成一个新家庭,太费劲了。当然,《家有儿女》是好作品无疑。这还让我联想到另一部剧作《继父》。主演李幼斌曾说过,生活中千万不要给别人当继父,太麻烦了。

    看片子有一种体会。有的作品看了半小时入不了戏,故事脉络还没抖开,人物一登场就迷迷糊糊;这有点像一篇新闻作品,导语没把含金量的东西,在三五行字的范畴里爆响。按坐在我身边的孟繁树评委的话讲,这种写法,就好比给人画像,画了半天脸还没露,正集中力量画脚脖子呢。

    休息时,孟繁树老师说,一上午相当于上了四节课,一动不动地坐着,得活动活动呀。

    下午14点。看20集连续剧《走进八里堡》。这是陈建斌等主演的。作品开篇,人物一出场,各种矛盾冲突就一下爆响。故事情节紧凑,节奏也快。人物语言以陕西方言为主体。方言的魅力不可小觑。

    16点30分。黄会林老师主持电视剧第二评审组开会。再次将70部候选作品讨论了一遍,捋出评奖主脉约45部,并强调,虽然评委们对大部分作品的评审意见已初步达到共识,但评委们仍可按自己的审美,选出自己心目中的入选取佳作。

    晚18点。中宣部文化艺术局领导请评委们聚餐。这是第一次吃桌饭,也是第一次上酒,是茅台与五粮液。这是因为部分评委的工作结束了,电影与歌曲两项。

    吃桌饭,费时。可有时候,一饭之谊还是有意义的。

    在酒席上看人,也是有趣的事情。有人沾酒就露真性情,有人一杯在手,豪情万丈,还有人微笑着,满脸狡黠。

    19点30分。在院落散步。同行者讲,这里曾叫天下第一城,现在叫中信国安第一城,大概感觉前者的名子太大了。

 

 

        6月4日  星期一 

 

    早晨8点30分。自今日起,评委们均在各自的房间补没看过或漏看的片子。11号公寓楼下大厅仅我一个人坐在老地方。工作人员在厅内穿来穿去,忙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我找出了几部纪录片,有《故宫》、《再说长江》。还有一部以一个90多岁的老船工为切入点,讲述三峡移民生活的作品《船工》。

    看《船工》时,画面一展开,我就想起,我去过巴东那地方。那回还去了清江,还认实了华中的几位朋友。

    一个人看片子有点寂寞,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这些天没时没晌地看电视剧,的确有点儿疲劳。

   中午12点。吃饭时与一位评委聊天,他讲,一部连续剧如果第一集抓不住人,后面的就看不下去了。所以你要是打算让观众一集一集地看下去,非得下大气力先把第一集鼓捣好了,否则,片子就可惜了。

   12点30分。饭后从安定门出城小溜了几步。看见一个儿童游乐场,有不少游乐机械。一空地,有六个动物塑像。是一个乐队,猴子拉手风琴,羊拉小提琴,狗吹小号,牛弹贝司,蛇吹长笛,鼠敲手鼓。这些造型有趣而传神。

    13点30分。在大厅里和李洋大校聊了几句天儿。

    你们总政有位女同志,拍了一部纪录片叫《老头》,在国际上获了大奖?

    是有这么回事,她自己买了DV  拍的,拍了很长时间。

    我是从报纸上读到这事情的。那女同志每天接送孩子上学,路过一个地方,有一群老头儿成天在那儿晒太阳,那是在冬天,她突然想把这些老头儿拍下来。后面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后来,一直拍到老头儿们靠着晒太阳的那条街都拆了。这位女同志记录了大时代的一个小侧影与多重的人生滋味。

    14点。开始看纪录片《再说长江》。

 

 

        6月5日  星期二 

 

    早晨7点30分。吃过早餐想登上城楼溜半圈,拍几张城楼的图片。李洋大校说:今天36度,热呀。 

    城上,阳光夺目,灿烂烤人。没走多远就满身是汗。是热,不服不成。乖乖退下城楼。

    8点30分。把影碟机从大厅搬至屋内。找出《再说长江》第17集《坝上千秋》。

    中午12点。吃饭时又与孟繁树评委同桌。和他聊起了企业内的电视作品如何往社会传播的话题。老师说:这事情有两个层面。一是,如果企业请专业电视工作者来具体操作,那么,接手的专业人员,得吃透了企业所要表达的精神实质,不能跑偏了,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话题;二是企业如果请来了专业人员,那么,就要尽可能地尊重艺术创作规律。后者。同等重要。倘若,我们的作品出现问题了,不是第一个环节,就是第二个环节出问题了,也有可能,都出问题了。我们要注意什么呢,就是尽全力避免各种问题出现。如果出了些问题,及时解决好。

    老师是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与《水浒》剧作的编辑,跟全国各地的企业,有过多次成功的合作经验。

 

 

        6月6日  星期三 

 

    早7点。早餐时与电视剧评审一组的负责人李春武老师邻座。

    老师是是中国电视艺委会副主任,多年来一直主持电视飞天奖的评奖工作,是电视剧领域资深专家。我问老师,我们行业一位伙伴儿写的电视剧,总说央视一套要播放,到现在也没看见。

    老师讲:全国每年拍的电视作品,大约有30%没能与观众见面,这里有种种缘由。其中有些片子,在适当的时候还有希望。有的作品是拍过三五年、甚至六七年才与观众见面的。

    老师还讲:仅就我接触的行业或企业拍的作品而言,行业或企业确立了自己的主题、理念及表达的生活范畴后,最好要由专业有员操作,因为专业人员的背后,都有传播平台;如果作品是由行业或企业自己的工作人员制作的,那么作品成型后,要不停地寻找传播的机会和传播方式。就是说,上央视有难度,就上地方台,先播放出来,要是好,还有可能有其它机会。

    上午8点30分。找出一集就纪录片《人与山水的呼唤——布依族歌舞》。我一看就喜欢上片子里的歌词,什么叫大朴不雕,哪个是质朴天成,听听《丙怀古歌》吧:从前是什么让天亮了,因为我们住在这里。天看见了我们。我们就看见了光。天啊,你每天看着我们过日子,月亮看着我们生儿育女,太阳看着我们烧茶做饭,稻谷和包谷一年一熟,男人和女人一生一世。天啊,你什么都看见了,我的心就安祥了……

    下午14点30分。看了一部不靠谱的科幻性质的儿童剧。除了音响制作一流状态外,没有太出色的地方。儿童电视剧大概是眼下电视作品的一块软肋,或许编导对孩子们的生活无能为力。科幻题材所依赖的,还应该是孩子们自己真实的生活,不能仅仅披着一件科幻的外衣。

    17点。上城墙拍点城楼的片子,还有一天就该回京城了。我小时候北京的城墙就拆得差不多了,只见过宣武门。这儿,虽说是仿建的,但也是1比1 的比例,不容易。据说,花了33亿人民币。

 

 

        6月7日  星期四 

 

    上午8点。按日程上午电视剧评审一组进行投票,我所在的第二组下午投票。上午自己安排。难得半日闲。

    9点。看了一会阳光卫视台《亲历》栏目,摄影家解海龙讲自己拍片儿的故事。用不少篇幅讲了创作上的困惑。一讲到他拍出了大眼睛的女孩儿,这个电视片就结束了。精彩。这才是高手,讲到这儿,就够了,有空间感,不满、不赘。我们的新闻写作,得向人家学。其实,新闻作品未必都需要结尾。

    下午14点20分。评委们在大厅内聚齐。中宣部文化艺术局的杨、孟二位局长到场。填选票前,大伙儿聊了几句天儿。杨局长讲起在西藏当兵的往事,说那时整年吃不到青菜,吃罐头的干菜,还吃一种鸡蛋粉,用水冲了喝。最大的感受是一年到头见不到人,战士们把可以聊的话都有聊光了,就呆呆地互相望着。总政李洋大校讲,现在,全国各大军区的文工团,最受战士欢迎的是西藏军区文工团,演员们常年分成演出小组,到哨所上慰问。小的哨所只有五六个战士,有一回,一位战士看完演出吭哧半天,小声问,我能摸摸女兵的辫子吗?有位评委接过话说,这个细节应该写进电视剧呀!

    14点30分整。评委们开始填写选票。

15点。由中央戏剧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路海波、中国艺术研究院《文艺研究》编辑部副编审孟繁树、《光明日报》总编室主任沈卫星,三人开始统计票数,并唱票。

 


版权授予网站,转载或约访请联系网站www.pkthinker.com

 
 
发表评论:
载入中...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实名制认证